顶部广告

诗歌《婉约之雅——《与美同行-9》+10+11》

编辑:诗歌网发表日期:浏览:11

五月之夜,风很清,月很白
冬青花细密枝间,把谁青睐,香径执意等待
走一遭好吗,与你并蒂,婉约一回诗意雅怀
这是词的另一条历史小路,起自晚唐五代
路面婉转温文而雅,清芬隐隐,似去还来
我是说这婉约,内,含而不露,耐人寻味
外,敛而未束,缤纷词彩,辞令山道弯弯九曲十八拐
淑女顾盼兮,而寂静无语,君子妙喻兮,而旨在言外
你呀,每当徜徉在婉转含蓄,就会美成这样的情态
被人冠之以婉约之雅,你说如何不让人悄悄豪迈

这是北宋路段,那个雍容华贵的身影竟日里歌酒揽怀
说什么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”
哦!晏殊他何故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
这样的轻清婉丽,为哪样淡愁如许兮,而排解不开
人世间啊纵有享不尽的荣华却也无计岁月的迟衰
你还记得那位醉翁吗?酒醒后,他正慢步走来
“离愁渐远渐无穷”拈回半阙贴怀:
“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,楼高莫近危栏倚。
平芜尽处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”
欧阳修呀思乡思妇他竟这般设身处地由衷之爱
后边还一位径自吟嗟: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
更哪堪冷落清秋节。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。”
哈!还有风流浪子柳永一派漂泊零落境界
情总是用景说出,何等凄美的雅之婉约

携手并肩横斜月影,左转右拐花路
北宋的深处,隐隐约约谁在低诉:
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狠,银河迢迢暗渡。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
啊哈!只有风流才子秦观他眠柳宿花情殊
巧借牛郎织女,实为个人回目。所以感慨,所以叹呼:
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还有个周邦彦与少游菊兰并比
他的写景思乡更婉转清丽:
“叶上初阳干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
故乡遥,何日去?家住吴门,久作长安旅。”
果然先景后情则情深意密
回读不可释手,乡之美举在心里

阵阵胡蹄长城飘忽,北宋正欲向南宋过渡

谁在济南城里秉烛校勘古书
我给你背她的《如梦令》吧
一个少女,就会活脱而出:
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尽兴晚归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
李清照嘛!勘书时她已经红缨玉米一样的少妇
记得她的《醉花阴》足可以冠婉约之雅家族
“薄日沉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夜半凉初透。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销魂。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不说每逢佳节倍思亲,只说竟日这分分秒秒的愁
不说丈夫久未归,只说无眠冷寝思悠悠
不说酒后思念深,只说暗香触动回忆在心头
不说想夫茶无心,只说憔悴人变瘦
美呀,你说如斯之高标,而今谁又能够

是的,也不能这样说,看帘外一直通明着灯火
都谁拜师而来,竟自当下网络
依稀朦胧半院子人,咱们悄悄绕到菊丛后也许能认出几个
还真是的,其中三位是我的相知相熟者:
我的网上老师席芷,我的网上妹妹吉祥女巫,还有娜姿
来自“和煦的阳吻”诗社我恍然大悟她们都贴近了婉约的风格

“你在角落蜷缩/ 如夜中的莲/ 黑暗将洁净包裹
窒息地 紧紧地/ 泪滑腮红处/ 滴滴坠落……”
这个片断来自娜姿双重审美的《过客》
又拟人又比喻,爱诗或爱人,婉转着雅,雅避直说

“舒展妩面桃花颜/ 诺诺淡语软言/ 融融春意至君前/ 却将悲喜凭添”
吉祥女巫的《狐之梦》第二节的翩跹
不说柔情蜜意,逆说言软语淡;情景双关春意,悲喜里藏着故事无限

“如果执意要写下去/ 别总看树和云层/ 别过问雨 停或是不停
如果要撑雨巷的伞/ 请记得走熟悉的青石路
比如江南 流水小桥的那幅画/ 柳是散文雨是诗”
这是席芷的《致江南》。不说我行我素,只两个“别”字
意向很坚。诗或者文章“如何写”的问题多么复杂纷繁
就轻灵简约几个小句子,已经胜于大论长篇
果然的十分的“苹果红”兼十分的“咖啡蓝”

嘘---快喏声。看那位“凄凄惨惨戚戚”的人
正流落江南。用流落江南给跟她学习婉约的人看
看得我的网上老师妹妹们,含蓄着眼泪,雅婉着视线

2009-5-15于黔中文化村
2013-4-24于夏云修改



体会朦胧——《与美同行-10》
文/ 山城子

忘记不了那次天赐大雾毛栗坡渠堤上与你相逢
本来是孤独一路相随,照例每天清晨漫步单行
你却化为巨大的雾罩成一个半圆的世界来了
仿佛一个独立的国度美美地沉醉了我的心情
可以任意指挥胳膊腿恣肆怪异动作以自乐自趣
开过镰的稻子躺在田里偷窥,无数草叶亮晶晶
那些露珠一以为我疯了却不知诗性的行走进入意境

不想与你对视,你的神采情态是一片朦胧
不知道你悄悄分身让另一顶雾篷与我交叉相融
那是多么令人噤声敛气的长镜头
开始仅是贴到我半透明壁上一个淡淡的剪影
然后一步步长大一朵初开的夏莲清馨着课本相向而来
眼睫毛上的雾粒儿也欣赏她蹙眉用功的天真表情
明明白白是你给我送来一个素洁的题材与题旨
让我的观察与体会隐入那种隔着静默的灵动
只是不可打搅的邂逅维纳斯断臂一样令人想象无穷

其实我们正穿越一个晨雾的时代而就近采取不同凭借
也相异了云遮雾罩的各种情形:
北岛凭借十年积压的压抑压得词语粘连修辞变型
一块块短章密实得撕扯不开语言魅力潜在浓淡不匀的雾篷
顾城一直是个调皮沙滩涂鸦的痴儿正如他笔下打伞的孩子
走在雨中说一个红颜色一个绿颜色没人说得清什么象征
海子则在极度绝望中制造从容每句话都清清楚楚
合起来就得费思量。他是将你深深深深藏于心底
太完美的社会理想谁都知道不可能发生在今生
梁小斌的“钥匙”不知找到没有当时什么堵住了中国青年的心情
疯狂的年代给幼稚打下的烙印
青一块紫一块烙成了一幅新时期的图腾
稍稍明朗是《祖国啊,我亲爱的祖国》看得见如水的月光
在破旧的水车上转动。也许女性是用温婉亮丽制成雾罩
所以更多的欣赏者们更欣赏女诗人舒婷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走火入魔的诗人太多
王小妮叶延滨李亚伟蔡利华阿吾杨炼张之陈晓林安琪老皮王建平…
他们都灵感于一场特大晨雾中苦苦寻梦

是的,加大速度让晨雾涌动吧扑面而来的将是各种样式的内容
揭开层层面纱或可贴近它们咚咚跳动的生命
其实那感觉的花瓣儿就开放在语言背后
翻过积极修辞的篱笆才能得窥形影和绰约的风情:

“四月是用来赶路的/ 哪怕只是一只破旧的船只
同这个春天交换预约的花朵/ 并意外地扑捉一些意象,悟到某种可能
月亮走了,太阳重新升起来/ 此刻我在尘世在光阴的背上
如实地诉说/ 但我依然不能吐露白玉兰的清香/来自谁的思念”

这是女诗人利子桂冠诗的第三节,走到文本的背后且看她如何朦胧:
哦!“四月”被“物化”,“船只”、“花朵”、被借喻,一个“预约”的嵌入
哦!使“春天”得以拟人。“意象”是拟物的转喻,模糊了“某种可能”
哦!“月亮”、“太阳”又是借喻;暗喻“白玉兰的清香”,“谁”又被模糊
哦!“背”字的拈来,使“尘世”和“光阴” 拟物成功
九行诗则十余处积极用格,如何不呈现效果的美的朦胧

哈,这是痴童《别》诗中的末节:
“只有影子懂得,/ 只有风能体会,/只有叹息惊起的彩蝶,/ 还在心花中纷飞……”
哦!三个“只有”的范围副词限制,限制出了诗主体形象“我”分手后的落寞孤寂
和留恋的丝丝不绝..哦!除了自己的影子就是风了
找谁去诉说呢?这就弦外逸出了孤寂落寞的效果
哦!一声叹息,心中就纷飞出蝶恋花般的初恋时节
恋情何曾停歇?还是夜以继日,还是日以继夜

“夜正趋于完美我在语言中漂流/ 死亡的乐器充满了冰谁在日子的裂缝上
歌唱,水变苦火焰失血山猫般奔向星星/ 必有一种形式才能做梦
在早晨的寒冷中一只觉醒的鸟更接近真理
而我和我的诗一起下沉书中的二月某些动作与阴影”

这六行是一整首诗,题为《二月》
哈!美,我想起来了,果然是“短章密实得撕扯不开”的杰作
但我还是能设法撕开一点看一看里面真实的颜色:

——“死亡”是一切生物新陈代谢的终止
非生物没有生命,当用“毁坏、报废”表示
——“乐器”没有生命,用“死亡”限制,则喻其曾有过生命
——演奏的“生命”——报废了,则情同“死亡”
——“冰”是冷的凉的“充满了冰”是喻冷的程度
既然乐器无知,也就无所谓冷热,因而那“乐器”也不是乐器
是喻可以感知的人的本如演奏一样的生活,而失却了,感觉寒心
——“日子”就是生活;“裂缝”则是陶、墙、大地等有形物质
变成了开列状态不再弥合。哦!活用了“拈连”的修辞原本通过比喻
但入诗之后,省略了过程中的喻体就简约为“日子的裂缝”了
这样呈现的文本,语言朦胧而又简洁新奇
——“火焰”非动物,无血可失。看似荒谬,其实不然
火焰可以作为喻体比喻人的热烈或愤怒
“血”是维护动物生命的液体,一旦失去生命就无法维持了
看来诗人的热烈或愤怒是因生活的变故(裂缝),已经不再了
这样用“失血”作比,不是很恰当么?
——“山猫般奔向星星”有个“般”字可称喻词,是明喻但本体省去了
且中间还揉进了“借代”借山猫的整体来替代山猫动作的灵敏
其实“灵敏(地处理问题决定去向)”才是本体
星星在天上,映亮夜空,喻的是理想和希望所以“星星”也非星星
真是奇妙呀——“山猫般奔向星星”的语言呈现
好像不咋样的一个喻句,但在具体的上下语境中却恰如其分地说出了
诗人暗地里的追求。哦哦哦!美,实在接近了晦涩
我用了大气力仅撕扯开了第二、三这两行
这样丰富朦胧美的潜藏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攫出彩色的光亮
“夜”之上,是绵延无限的缥缈,缥缈是朦胧之美的别一种拍照
请不要打开闪光灯,让牛郎织女趁着夜色走上喜鹊群搭的美桥

豪放与婉约是诗的两种风格之美朦胧则是朦胧诗体裁特征的美标
与之对应的是新诗的传统美,这两翼的展开有望展开诗国的新潮
我已经注意到一些诗人的探索正是沿着这样渐趋渐美的创新大道
从理论上说明朦胧寄以实现的手法,娴熟之后才能拈来自如生巧
说手法目前诗界没有统一的定论,而象征隐喻荒诞模糊应为主要
技巧上的语言的把握与变幻全在于修辞的新颖拓宽奇绝渗透创造

2009-5-17于黔中初稿
2013-5-1文化村改稿



陪你回娘家——《与美同行-11》
作者:山城子

“左手一只鸡,右手一只鸭,
背上背着个胖娃娃呀~回呀回娘家~”
你就这样地唱起来了,一脸的彩霞
我就扭起来了(那节拍,不扭不行)陪你回娘家
娘家很近,只隔一个世纪
门牌上写着:诗国-大中华
嘿!地球上最大的家族九世同堂咧:
诗、辞、歌(乐府民歌)赋(每骈皆诗)
古体、格律、词、曲、歌谣
多么多么多么悠久的传统,起自风雅

美,放下你的娃娃先拜见现实主义吧
她们都住在后院,很热闹,笙管笛箫,吹打弹拉
十五国之风飘飘洒洒,雨润桑麻
《虻》里有泪,《硕鼠》中有骂
后世相承以《孔雀东南飞》,至唐圣出“三吏三别”
兼听那粼粼之车,萧萧之马。沉重而宝贵岂能丢下

美,抱起你的娃娃,去访浪漫主义吧
她们都宿前苑,很馨香,兰芷并艾,风车鸾驾
有人长剑高冠赴汨罗,一曲《离骚》走进万户千家
后尘扬起,直袭大唐仙家。一梦天姥长吟风流天下
理想最宜寄寓,更不能丢下。拜吧,拜吧……

现实是一个轮子,浪漫是一个轮子
咱们就上这辆车吧,向你的深闺出发
开你绣楼门,启你绣工匣,赫琅琅三件宝物滚落了:
一赋,二比,三兴。所有美丽的行走都离不开这仨
就像花儿永远离不开蒂把

赋说:我就是叙述与描写,就是声色状貌如临其境
如赴幻化,如入其情,如卧橱纱
比说:我就是打比方,又不限于打比方,就是积极修辞
求其生动,枯枝发芽;求其形象,铁树开花
兴说:我就是以物引事,本来自己登台表演
先请别人说句话。也如剧前一通鼓,以待观众从容坐下
美,此三宝物,真宝也要代代呵护使其愈发圆润光华

“左手︱一只︱鸡,︱右手︱一只︱鸭,︱
背上︱背着个︱胖娃︱娃呀~︱回呀︱回娘︱家~︱”
你怎么又唱上了,是不是想起另一个传统
这节之拍,这韵之调,这韵之押
就是那个“音乐性”的神奇的行走呀
就像服装模~~特表演,双脚一步一跨是拍(节奏)
身子一起一伏是调,是平平仄仄平平仄
平是阴平阳平一条腿,仄是上声去声入声另一条腿
抑扬顿挫要靠两腿美丽地交叉
模~~~特走几步就摆个姿,脚步停一下
那就是韵脚,通常隔行押在二、四、六、八
你知道的,就不举具体例子了

这些传统反映到新诗里可以叫做传统的写法
与朦胧写法对应。写法朦胧叫朦胧诗或朦胧体式(体裁与表达方式)
写法传统的叫传统诗或传统体式。绝大多数的中国现代诗人
用的都是传统体式。请看贺敬之:
“走东海,去又来,/讨回黄河万年债!/黄河女儿容颜改,
为你重整梳妆台。/青天悬明镜,/湖水映光彩,/黄河女儿梳妆来。”
(节选《三门峡-梳妆台》)
再看艾青:“透过雪夜的草原/那些被烽火所啮啃着的地域,
无数土地的垦殖者/ 失去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/ 失去了他们肥沃的田地
拥挤在/ 生活的绝望的污巷里:……”
(节选《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》)
闻一多也一样:“太阳啊,楼角新生的太阳!
不是刚从我们东方来的吗?/我的家乡此刻可都依然无恙?//
“太阳啊!我家乡来的太阳!/北京城里的宫柳裹上一身秋了吧?
唉!我也憔悴的同深秋一样。”(节选《太阳吟》)

就是这样明白流畅,很韵味的而美丽
传统体式的新诗,自有它自己传统的魅力

2009-5-21于黔中文化村
2013-5-3修改



注释:体会朦胧——《与美同行-10》陪你回娘家——《与美同行-11》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永州日报社举行红色经典诗词朗诵主题党日活动

求 激情昂扬的朗诵诗歌拜托各位大神

激情豪放气势磅礴的散文

适合朗诵的、激情澎湃的诗歌

历史上最“燃”的一段话,读后激情昂扬,立刻就想去通篇背诵!